首页 >  法院传真 >  法院新闻 正文
整条轮船沉没,法院为何支持保险拒赔?

  整条轮船沉没,保险公司却拒赔,于法有据吗?获赔15万美元后又觉得赔付协议不公平,还能要求撤销吗?昨天,宁波海事法院与宁波市金融办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向社会发布了近五年来发生在浙江的海上保险纠纷审理情况。从这些纠纷案件的裁判结果看,保险公司完全胜诉的比例并不高,但被保险人被拒赔的案例也不少。

  海上运输存在复杂而多样的风险,船舶搁浅、触碰、沉没,或者遭遇不可抗力如台风、海啸、雷电等都可能带来巨额损失。因此,海上保险对分散海上危险、防损减灾起到了独特作用,也是发展国际贸易和国际航运业的必要支撑。近五年间,宁波海事法院受理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案件687件,收案标的额约8.66亿元。

  宁波海事法院副院长、新闻发言人章青山介绍,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中主要有海上保险合同保险费纠纷、保险金赔付纠纷和保险人代位求偿纠纷三类。章青山说,海上保险总是伴随着海上运输展开,海上保险合同当事人双方因保险金赔付等问题产生的纠纷,由于证据固定困难,双方对合同条款及特殊用语在理解上存在差异等原因,从裁判结果看,保险公司完全胜诉的比例并不高。

  在近五年的海上保险纠纷案例中,也不乏被保险人遭拒赔且败诉的案例。昨天,宁波海事法院发布的10个典型案例中,就有这样一起案例。某公司为“鸿达186”轮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沿海内河船舶一切险,约定八级以上(含八级)大风等原因造成保险船舶发生的损失,保险公司负担赔偿责任;但船舶不适航造成的损失、责任及费用,保险公司不负担赔偿。之后,该轮船在运输中沉没,海事部门经调查认为,未持有船员适任证书的船员指挥、驾驶船舶,冒险航行及大风浪调头操作不当是事故发生的主观原因;事发海域风浪过大是事故发生的客观原因。“鸿达186”轮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履行船长职责的游某是事故全部责任者。该公司就轮船打捞费和修理费100万元向保险公司理赔时被拒赔,闹上法庭。法院审理认为,该公司无法证明船舶沉没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保险事故,遭拒赔是于法有据的。

  章青山说,签订海上保险合同时,双方应该就合同条款进行充分解释说明,特别要谨慎评估影响合同效力或免除合同责任等特别约定的条款。而即使是保险公司顺利进行赔付后,被保险人也要慎重签订赔付协议,签订后,一方一般无权以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为由要求撤销。在另一个案例中,某公司为从越南购买的2400吨鱼粉投保了海洋运输货物一切险,但在海上运输中发现货物结块,经保险公司委托第三方评估损失价值为104万余元人民币。然而,保险公司赔付15万美元后,该公司仍以差价巨大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赔付协议书,赔偿销售差价。法院认为,保险公司赔偿数额与公估报告中损失估算金额差距不大,不存在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判决驳回了诉讼请求。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