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民调解 >  行业动态 正文
135本笔记本,话尽40年“调解演变史”

  12月4日晚,由司法部、全国普法办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共同主办的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评选揭晓,诸暨市公安局退休民警、“老杨调解中心”主任杨光照光荣上榜。

  69岁的杨光照自1986年转业到地方,成为一名普通民警后,一直热心帮群众化解矛盾纠纷。2010年8月,退休的他又成为枫桥派出所“老杨调解中心”的负责人,靠群众力量解决群众矛盾。

  近40年的时光,一代青年成了白头,杨光照亲历并见证了人民调解工作的发展,并用135本“调解日记”,详细记录下“枫桥经验”的发展,记录下改革开放的进程。

  一张笑脸一张嘴

  就能让人握手言和

  杨光照出生在枫桥镇。1986年,当了18年兵的他转业回到老家,成为枫桥派出所的普通民警。一辆自行车和一本笔记本,是他扎根枫桥的“秘密武器”。

  老杨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社区民警,当时要求每个月要走访25户家庭,于是他就骑着车到各个小区去,了解社情民意,“那时的矛盾纠纷相对来说比较少,大多是水利、邻里等纠纷,以及一些小偷小摸的治安案件”。

  很快,杨光照就成了大家心中的“老娘舅”,不少人喜欢跟他说说家长里短,发生矛盾也乐意接受他的调解。

  而调解的各个环节,都被老杨记在“调解日记”笔记本上。他每天都记“调解日记”,日期、天气等全都记录详细,方便查询。

  翻开最初的那些笔记本,纸张泛黄,这些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的纠纷调解并不复杂,一两页便能记清楚,“那时候我们做调解,带一张笑脸一张嘴,就能说得双方握手言和”。

  他翻出一本1993年的笔记本,里面记录了当年9月6日发生的一起邻里纠纷打架案,通过“长辈式”“情感式”的调解方法,没多久双方就和解了。笔记本还记下了当年的“调介(解)协议”,详细罗列6条具体内容,包含当事人主次责任、双方应承担的医药费以及支付时间等。

  “情、理、法”

  向“法、理、情”转变

  继续翻阅杨光照的笔记本,矛盾纠纷的类型随着时光发生了变化。“过去,百姓常因操场晒谷、农田排灌等问题发生争执。到了2000年左右,调解的问题变成了借贷、劳资、经济等纠纷为主。”老杨说,随着经济的发展,枫桥冒出了许多企业,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纷纷涌入,矛盾纠纷显现出多样化的趋势,调解的技巧也发生变化。

  杨光照对发生在2002年7月下旬的一件事记忆犹新——因为承包田的边界之争,村民陈三(化名)全家和邻居激烈争吵,双方甚至抄起了锄头菜刀。杨光照等人赶到后,阻止了双方的过激行为。“坐得住、忍得住、听得进”,他用4个小时听完双方的陈述,开始为他们辨是非。其间,怒火难平的人们曾拍桌子指责他们偏袒,但杨光照不气不恼,仍然笑脸相对,继续心平气和地谈法律、说道理,讲人情。又经过几个小时的沟通,双方终于意识到了各自存在的问题,也为自己差点触犯法律感到后怕。最终,困扰数年的承包田边界之争顺利解决。

  “以前的调解方式较为单纯传统,主要是情感式、长辈式;现在既要用传统方法,更要用现代的‘以法调解’。”杨光照说,法治建设的推进、群众维权意识的提升,调解工作已经从“情、理、法”向“法、理、情”转变。经过几年的实践,他们归纳出民间纠纷调解“七法”:情感感受法、依法疏导法、把握重点法、换位思考法、联动调解法、案例举例法、借助力量法,并在工作中收到一定成效。

  调解更讲法律依据

  2008年4月,杨光照和枫桥镇3名退休老干部成立“老杨调解工作室”;2010年8月,在刚刚退休的杨光照牵头下,“老杨调解工作室”更名为“老杨调解中心”。8年来,调解中心共受理案件1800余起,调解成功1700余起,成功率达98%以上。

  老杨的工作也愈发忙了,采访当天他一上午就接到两个“案子”的调解请求,其中一起是交通意外纠纷。

  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赵先生因将瓷砖反光看成马路标志线,骑着电动车撞上了马路中间的建筑垃圾,而这堆垃圾来自旁边的一个施工工地,负责人是陈先生,双方就赔偿金额争执不下。为此,他们找到了老杨。

  老杨了解经过后,开始调解:讲道理,赵先生自己有部分责任,但主要是建筑垃圾处置不当,导致发生交通事故,所以陈先生应该负主要责任;讲法律,如果赵先生做了伤残鉴定,拿到报告书选择打官司的话,陈先生赢面不大;讲利益,双方如果打官司,花费时间长不说,费用也很高,陈先生需要付更多的钱。

  几番劝说下,陈先生愿意赔偿2.7万元,赵先生也接受了。在老杨见证下,双方握手言和。随后,老杨照旧将这起调解记在了笔记本上。

  如今,老杨依然会在空闲时戴上老花镜学习法律条款,“时代在变,矛盾类型也在变,调解的手段当然也要跟着变。”老杨说,现在大家都知道要讲法了,这就要求调解员必须走在群众前面,更要懂得依法调解。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