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与法 >  观察 正文
爱心?生意? “绿房子”到底归谁管?好事为何成了死循环?

  23日,本报报道了有人将回收旧衣的“绿房子”当作获取免费原料的手段。这个“神奇”的“绿房子”背后,竟涉及到一桩“生意”,更关键的是,多个部门都与之相关,可到底该由谁来监管,却让人一头雾水。

  3年了,机制在哪里?

  记者通过“绿房子”上的联系方式,找到几位知情人士,但他们说法各不相同,有说是和慈善组织合作的,有说是环保局办的,也有说是垃圾分类办的项目。

  民建台州市委会社会服务委员会副主任赵君华,是“衣暖人心”旧衣捐赠箱的项目负责人之一。他告诉记者,慈善组织和很多资源回收型、环保型企业有合作,双方达成协议后,由慈善组织联系社区负责人,投放旧衣回收箱。正规的箱体上,一般会写明主办单位和实施单位,并有专人维护。

  “慈善的捐衣箱都有公益属性,也就是必须完成捐赠,剩余的才能给企业去处理。单纯的旧衣回收箱就跟垃圾回收一样,可能是环保部门或者垃圾分类办管的。”赵君华说道。

  随后,记者联系到台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经确认,垃圾分类办只有可回收垃圾箱、有毒垃圾箱、厨余垃圾箱和其他垃圾箱,没有专门的旧衣回收箱。“个人的旧衣可以直接扔到可回收垃圾箱内,企业回收旧衣得审批,不归我们管。我们主要负责监管占道、仿冒‘绿房子’等违规乱象。”

  随后,记者又联系到台州市环保局,“对旧衣回收并不了解,那个大概是慈善(组织)在做的。”该局工作人员说道。

  兜兜转转了一大圈,“绿房子”到底由谁监管,记者仍是不得要领。

  其实,早在3年前,杭州就爆出过“大熊猫旧衣箱”事件。记者查阅了相关的媒体报道,彼时,杭州市商务委和杭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都曾表示,要带头出台相应监管办法,建立长效监管机制。3年过去了,机制建立起来了吗?

  记者联系了杭州市商务委相关工作人员,对方回复:“目前还没有专门规定,因为这块内容很难落实。不过,我们加强了对回收公司的集中管理,平时也会不定期突击检查。另外,对市民举报也在实时关注着。”

  死循环?

  “根据慈善法规定,如果有人利用仿冒捐衣箱牟利,情节轻微的,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停止,违法所得全部退还捐赠人,或交由慈善组织处理。情节严重的,可能涉嫌诈骗罪,会追究刑事责任。”浙江中铭律师事务所律师柳沛说。

  明明可能承担法律责任,可是,从“大熊猫旧衣箱”到“绿房子”,为什么“爱心”背后的这笔“生意”,始终有人紧盯不放呢?记者调查发现,道理很简单:有需求,有市场。

  不少市民遇到的问题是:要扔的衣服太多,慈善的捐衣箱不够扔。以温岭市泽国镇为例,该镇下辖97个村居,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数量超30万人次,而台州慈善总会在泽国投放的旧衣捐赠箱仅20个。

  “我老婆的衣服常换新的,旧的不穿只好扔掉,以前我要开车到两三公里外的捐衣箱扔衣服,现在我楼家下就有,我觉得挺好的,还省了油费。”市民李先生家楼下有一个伪慈善旧衣箱,但李先生表示,自己并不关心它的真假,反而觉得衣箱能提供不少便利。

  而对慈善组织来说,旧衣服同样是个难题:收到的旧衣服太多,符合捐赠条件的又太少,大量旧衣服不好处理。“所以我们也主张慈善组织和环保型、资源回收型企业合作,解决这个难题。”赵君华说。

  “捐衣其实可以成为一门生意,但前提是合法合规。”采访中,有专家对记者表示,利用新设备、新技术,可以建立一条绿色循环经济的产业链,这是未来旧衣体系回收的一大发展前景。

  据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我国废旧化纤纺织品的产生量可达近2亿吨。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而是直接填埋、焚烧,那么产生的污染和塑料差不多。

  从这个角度说,如果合法的“绿房子”多起来,其实于环保也好,于老百姓需求也好,都是一件好事。

  但这样一来,又回到了23日的报道中,记者采访过的那个做旧衣回收生意的李楠(化名)提到的问题——如果跟慈善组织合作,就意味着要多一个捐赠的环节,企业需要增加相当一部分成本;但不与慈善组织合作,又没有审批“绿房子”的渠道。

  爱心也好,生意也罢,它们都该有一个合法的出处。

  这不应该是个死循环。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