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检察窗口 正文
恶意职业索偿有多可怕?有商场一年被“敲”五六十万
杭州下城检方这场论坛为企业支招

  5瓶矿泉水索赔5000元;雇用人员在不同商场、专柜分批分时间大量买进标签有瑕疵的品牌服装、包包,之后以维权为名敲诈勒索,获取巨额赔偿……这样的行为,被称为恶意职业索偿。3月1日,杭州下城区检察院和下城区工商联举办第二届下城检企论坛,邀请企业家代表、人大代表、行政机关负责人、高校专家学者和检察官们围绕打击恶意职业索偿,共话企业健康发展。

  这些年来,职业索偿者的恶意敲诈行为在各地频频上演。杭州大厦有限公司、杭州联华华商集团有限公司、银泰商业集团等企业代表坦言,在日常经营中他们也遭遇过恶意的职业索偿,不堪其扰。

  这些职业索偿者,有的专攻超市食品,比如恶意夹带、掉换包装、涂改日期等,索要的赔偿金额不大。有的专盯品牌或奢侈品服装标签,一旦发现问题就雇佣买手从不同商场、专柜大量买进甚至“买空”,之后要求3倍或10倍赔偿,更有甚者向商家索要“保护费”,甚至要求该品牌所有新款都要提供给其试穿。如果商家不满足赔偿要求,他们就会实施软暴力,专挑商场大型活动期间以“拉横幅”等形式闹事。还有的专盯商家或产品在微信、微博、网页中使用的广告语,一发现有使用绝对化用语的,立即以广告法相要挟,并索要相应举报奖励金额的赔偿。

  恶意的职业索偿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有多大?企业家们给出的数据让人吃惊:一些大型商场一年被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的损失少则二三十万元,多则五六十万元;一家超市一个季度被敲诈勒索的金额可达2万多元,单品索赔金额最高达到商品价格的364倍。企业家们说,遇到这样的恶意职业索偿,商场、品牌经营者觉得走法律途径的成本太高,一般会选择满足他们的要求息事宁人,有的品牌不堪其扰,不得不从商场撤柜。

  关于职业打假,下城区市场监管局统计,2018年他们调处的消费纠纷中,职业打假占23%。职业打假者投诉举报的问题一般不针对假冒伪劣,而是集中在标签标识和商品宣传中的瑕疵等非实质性商品质量问题,有的甚至恶意掉换包装,造假打假,造成法律资源和行政资源的大量浪费。

  面对各种职业索偿,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叶良芳,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法学博士王东明认为,应严格区分职业打假人和恶意职业索偿人。对善意的投诉举报者,应当积极鼓励和保护,对合法范围内的职业打假不应进入刑法范畴;对以敲诈勒索等方式恶意职业索偿者,要坚决打击。

  同时,为遏制职业索偿违法牟利,需要多方发力,综合施策。一方面,职业索偿假借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单靠市场监管部门的力量难以进行规制,需要相关部门通力协作,形成合力,建立健全相关治理机制;另一方面,通过组织开展对企业经营者的法律法规、风险防控等方面的培训,提升其法律素养和业务能力,使其能够正确面对职业索偿者的敲诈勒索行为。

  下城区公安分局和下城区检察院则鼓励企业家们增强证据意识,当遭遇恶意职业索偿时不要息事宁人,而要走法律途径,不给敲诈勒索者有可乘之机。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我省检察机关护航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更多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