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院传真 >  法院新闻 正文
患癌女子突背前夫百万巨债 离婚后买的房也被法院查封
最后案件结果反转,帮助她的竟是前夫亲人

  10年前,42岁的晓利(化名)身患宫颈癌,丈夫对她不闻不问;分居多年后,晓利选择与他协议离婚,然而前夫因债务纠纷被诉,晓利名下的房产和账户全被冻结。日前,杭州市中院就这起案件开庭再审,庭审中,在男方父母、姐姐的帮助下,晓利的财产得以保全。

  离婚后她背负百万债务

  晓利和潘某是泰顺人,两人2003年成婚,育有一名女儿。婚后,潘某在杭州做二手车生意,收入还算可以,但因迷上赌博,夫妻关系逐渐恶化。

  2008年,晓利检查出身患宫颈癌,从她确诊到手术期间,潘某从没去医院看过她。出院后,晓利心冷,带着女儿独自前往上海工作生活,和潘某从此分居。

  2016年9月,在分居的第9年,两人协议离婚。由于没有共同财产,且多年没一起生活,女儿归晓利抚养,两人很快办好了离婚手续。2018年5月的一天,晓利去银行办理业务,被告知:账户被法院冻结。随后,她又发现自己在老家泰顺的一套住房也被法院查封。“这是我离婚之后买的,是我和女儿的全部依靠啊!”晓利几乎崩溃。

  原来潘某在2016年6月至12月,以各种名义向他人借款。其中,有相当部分借款发生在离婚前。其中一名债权人,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将晓利列入共同被告,向杭州西湖区法院起诉追讨20万元借款。法院受理此案后,向晓利泰顺户籍地邮寄送达了起诉书和开庭公告,但是晓利常年在上海,并不知道此事。此后法院又进行了公告送达,晓利也没看到。最终,法院缺席判决潘某和晓利在10日内归还债权人借贷款20万元以及利息3.6万元。

  由于潘某早已不知去向,法院由此查到晓利名下有财产,就实施了冻结。

  男方父母、姐姐伸出援手

  晓利知晓此事时,判决已经生效并进入执行程序,于是她立马委托律师申诉。

  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明确提出:“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律师马上向杭州市中院提起再审申请,并向执行法院申请暂缓执行,收集了可以证明晓利和前夫潘某分居的全部证据。

  经律师进一步查询,发现潘某在其他法院还有多个借贷纠纷在审理过程中,涉及金额数百万元,晓利同样被列入共同被告。所以,这一次在杭州市中院的再审能否翻案事关紧要。

  再审开庭中,债权人的代理律师说,出借款项时,潘某声称借钱是用于父亲治病和女儿就读贵族学校,理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二人共同偿还,并且债权人的请求没有超过20万元,按照泰顺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并不算是数额巨大、超过家庭开支的范畴。

  而晓利的代理律师则把庭辩的重点放在,证明晓利和潘某长期分居,而且潘某的借款没有用于所谓的共同生活。同时,晓利代理律师先后申请让潘某的父母、姐姐等亲属出庭作证。

  庭上,潘某父母说,儿子很多年杳无音讯,当年的借款也没拿回家过。潘某姐姐说,潘某欠了她十几万元,她自己也在上海做生意,和晓利常有来往,离婚前,晓利和潘某确实有七八年没联系了。与此同时,法院调查发现,潘某所谓的女儿读贵族学校均为谎言。由此两人分居两地,没有共同家庭开支等相关事实,形成证据链条。

  最终,杭州市中院认为,晓利和前夫长期分居,缺乏家庭安定生活之外观,借款不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故判决撤销西湖区法院的民事判决,要求潘某自本判决之日起10日内归还债权人本息。

 

更多 最近更新